要点2:护理不一致,往往不安全

作者:全跃镥

<p>许多研究表明,美国的医疗保健不一致,往往不协调,几乎无法衡量,而且常常不安全</p><p>两家相邻医院之间乳腺癌手术的死亡率可能相差60%</p><p>心脏手术的死亡率可能超过600%</p><p>严重哮喘患儿的危机级住院治疗次数可能相差10倍</p><p>众所周知的兰德研究表明,即使慢性病患者在美国的医疗保健费用超过75%,美国医疗保健基础设施只能为慢性病患者提供一半的护理</p><p>仅糖尿病就占医疗保险总费用的约32%,美国医疗保健基础设施维持糖尿病治疗的比例约为8%</p><p>入院加州医院的患者中约有2%在住院期间患有败血症或败血症</p><p>对于在医院死亡的老年加利福尼亚人来说,败血症导致23%的死亡</p><p>这是所有年龄段加州医院的头号死因</p><p>许多其他州面临类似的败血症死亡率,并且在美国没有任何组织计划来减少这些死亡</p><p>没有人能够查看有关安全性或结果的可用数据,以表明美国医疗保健正在履行我们需要做的工作</p><p>哮喘是美国儿童发病最快的疾病</p><p>哮喘是幼儿最大的单一护理费用</p><p>哮喘是导致儿童死亡的头号原因</p><p>美国的医疗基础设施只能在46%的时间内接受哮喘治疗</p><p>我该怎么办</p><p>我们应该停止只是认为护理会变得更好</p><p>我们应该被动地停止并且非常无效地希望患有哮喘的儿童或患有充血性心力衰竭或糖尿病的成年人将以某种方式获得更好和更一致的护理</p><p>我们需要结合勇气,数据和能力来解决改善美国护理的问题</p><p>可以做到</p><p> “医疗保健不会改变自己”告诉如何做到这一点</p><p>我们需要面对事实,了解缺点,并计算在美国需要各种医疗保健的人的思想,看看我们可以在哪里增加最大的护理改善的价值</p><p>然后我们需要做一些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来为这些患者提供更好的护理</p><p>我们需要停止进行神奇的思考 - 希望新工具或新研究可以某种方式指向更好的护理方式 - 我们需要停止希望护理人员以某种方式注意到新工具或方法并决定一个原因或另一个人使用它</p><p>一厢情愿的想法和随意尝试改善护理显然是不充分的策略</p><p>我们需要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即只有46%的哮喘儿童获得了正确的护理,我们需要得到正确的护理</p><p>我们需要诚实地清楚地阐明美国医疗保健的主要问题,我们需要有能力和承诺来解决这些问题</p><p>那是明天的职位</p><p>对于今天,我们需要意识到,我们在美国的医疗保健支出比其他任何国家都高出两到三倍 - 而且我们无法获得我们应该获得的所有资金的一致,高质量的护理</p><p>耗时</p><p> </p><p>让我们意识到,如果他们选择合适的护理团队,患者应该知道食管癌五年生存的可能性何时高出四倍</p><p>让我们停止假装只有一半的时间来获得慢性病治疗是美国医疗保健的可接受的地方</p><p>一起做点什么吧</p><p>我们需要覆盖所有美国人,....